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新梅路

          102号

0734-4712166

邮箱:bssj@baishasj.com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_详情页

湘煤携我共成长(湘煤心·祖国恋) 湖南楚湘设计公司 刘北虎

浏览量
【摘要】:

1988年6月从湘潭矿业学院毕业至今,我与湖南煤炭足足结缘31年了。在白沙矿务局白山坪煤矿短短几年,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勤奋,分别获得了湘潭矿业学院首届“十大优秀毕业生奖”,“湖南省青年岗位技术能手”称号,并被提名为“白沙矿务局十大杰出青年”。在领导和同事的大力帮助下,我在煤矿主要贡献有三,一是针对湖南煤矿弱含水层第二水平矿井涌水量估算普遍严重偏大这一现象,利用白沙矿务局十余对矿井各水平矿井涌水量数据,通过数理统计,按照科学方法创建一个接近实际的经验估算公式,填补了该项目科技空白,该项目获湖南省煤炭科技二等奖;二是白山坪煤矿采空区通过白垩系底砾岩含水层导通地表水体石板丘水库及太平溪,煤矿连续两年发生淹水平、淹井恶性事故,损失惨重,矿井常年一般水量达到300m3/h以上,受灾时可达3000 m3/h以上,本人通过综合分析,提出帷幕注浆治理水患方案,经领导采纳实施后,彻底解决了隐患。通过20多年来运行,效果显著,每年光减少排水电费都高达上百万元。该项目获全国煤炭科技一等奖;三是解决了白山坪煤矿饮用水难题,白山坪煤矿原饮用水为直接抽取耒河河水,每下暴雨,水质混浊,大肠杆菌严重超标,根本无法饮用。本人经过实地踏勘及地质资料综合分析,将新的饮用水取水点下移200米至古河漫滩砂石层中,取得了满足需要的优质水源,该项目得到了矿山居民的赞扬及认可。

回首风雨来时路,几多坎坷,几多奋争,几多艰辛,几多荣耀。

我出生于上世纪缺衣少食的60年代,父亲在我不足11岁时瘁然离世,那时我妹妹刚7岁,弟弟仅3岁,生活的磨难不期而至,为了帮衬家里,小学毕业后我被迫辍学回家,帮生产队放牛,每年可挣1500工分,即便这样,全家依旧饥寒度日。我那时的理想卑微而现实:快快长大,每天像男子汉挣够10分,不让母亲及弟妹受冻挨饿。改革开放后,上学、招工不再凭大队干部推荐,于是我信心大增,强烈希望通过考大学跳出贫困农门,在母亲的大力支持下,以妹妹辍学为代价,我重新走进了教室,毛坪初级中学的四年苦读,让我考进了祁东五中,五中三年艰涩的黄泥巴水,又将我送进了湘潭矿业学院,进了大学,基本上就告别了贫穷,开阔了眼界,但家人仍在负重前行。匆匆三年毕业了,终于能工作挣钱了!

苦日子熬出来的人,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领导安排的工作我都是想方设法去完成,从不挑肥拣瘦,从不推诿搪塞。在煤矿兢兢业业工作十余年,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90年代中后期又被提拔为中层管理干部。

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因不甘朝九晚五的刻板生活,千禧年之际,我毅然决然离开了熟悉的煤矿生活,熟悉的工作环境,到了白沙矿务局下辖白沙基础工程公司,这是一支年轻的、充满朝气的,走在市场经济潮头的工程施工队伍。在白沙基础工程公司,我从最初的项目技术负责人到项目副经理、项目经理,再到分公司副经理、经理、地勘院院长,地勘分公司经理,到现在设计公司副总经理,一步一个脚印,走遍了祖国大江南北。在工程领域,我带领自己的小团队攻城拔寨,为企业上缴了数千万元利润及管理费,成绩斐然。伴随个人成长的同时,白沙基础工程公司也在一步步成长壮大:整合湘煤六处,蜕变为湖南楚湘建设工程公司,去年又升格为楚湘建工集团,驻地由马田镇迁至耒阳市主城区,随着业务遍布全国各地,驻地又由耒阳迁至长沙市,年产值由当时不足2000万,至目前超过20亿,并在向年产值50亿迅速迈进。本人也通过20年的市场闯荡,乘国家改革,国企改制的东风,打拼下一定的经济基础。母亲86岁了,衣食无忧,正在我家安享晚年;妻子退休返聘发挥余热;儿子在上海交大读博,女儿在读高中,家庭生活富足而安康。弟妹们也均在衡阳市区买了商品房,无不安居乐业,生活一片祥和。

三十余年来,我悟出一个道理,任何企业或组织都得依靠国家这个大平台,国家富强、充满活力,企业才能兴旺发达;个人又必须依靠企业这个平台,才能走得更好,走得更远。

真心祝愿楚湘、湘煤、祖国明天更加辉煌灿烂!